5分PK10分析-5分PK10-镇赉新闻
点击关闭

留学机构-消费者在留学中介机构遇到中介未按合同规定提供服务时-镇赉新闻

  • 时间:

中国男子在日被捕

虛假宣傳、退款難等問題突出留學服務機構數量的快速增長,使得留學行業泥沙俱下、魚龍混雜,捆綁銷售、攜款跑路等負面事件並不罕見。

有業內人士分析稱,近年來留學市場更加活躍,產品更加多樣化,然而家長和學生也需提高防範意識。消費者在選擇留學機構、簽訂合同的過程中,需對可能出現的高風險違約情況進行嚴格的違約責任限定,從而降低消費風險。

原標題:留學中介市場亂象起底:一半是「新手」,逾4000家經營異常

該人員介紹道,中介費用需在簽訂合同時付清,如消費者後續取消了留學計劃,則可以將名額轉給其他消費者,或將服務內容改為遊學等其他項目,否則只能獲得退款1000元。當被問詢若48個月內仍未通過學校申請,費用將如何處理時,工作人員稱「一般都會通過的」。

李旻指出,在簽訂合同時,消費者需要衡量自身消費習慣,選擇與自身情況相匹配的消費模式,要注意機構在合同中對相關費用的收取、無理由解除合同的期限等約定,注意與自身權利義務有關的合同條款,對於不理解的專業詞彙或有疑惑的合同條款要求對接人員予以釋明,對可能出現的高風險違約情況進行嚴格的違約責任限定,從而降低消費風險。

據華聞集團財報,2018年度公司凈利虧損49.91億元,同比下滑1900.98%,出國留學諮詢及相關業務營收為2093萬元,同比減少 54.83%,主要為澄懷科技業務收入大幅減少所致。同年,公司計提商譽減值19.56億元。而2019年半年報中,留學業務的營收已為「0」,營業成本為658萬元。

對於中介費用、合同期限、退款金額等,中介機構的說法也各有差異。留學機構啟德教育某家門店一位工作人員對中新經緯記者稱,以法國碩士為例,申請5所學校需繳納約2萬元左右服務費,合同期限為48個月。

此外,留學服務機構的法律訴訟信息數量逐年上升,2018年相關企業法律訴訟量超過1700件;截至10月31日,2019年留學機構法律訴訟量已超過1600件;訴訟總量累計超過12800件。

另一方面,由於留學機構數量不斷增多,而服務質量參差不齊,使得該行業也成為了法律訴訟「重災區」。天眼查數據顯示,經營範圍中含「出國留學中介服務」的企業中,4000餘家企業顯示經營異常,900餘家留學服務機構有過法律訴訟信息。

今年年初,有媒體報道稱留學機構「太傻留學」身陷經營危機,分公司人去樓空,而部分消費者不僅無法得到中介費用的退還,連自己申請留學的進程都恐將延誤。

「消費者在留學中介機構遇到中介未按合同規定提供服務時,視中介不提供服務的內容及程度是否導致合同目的不能實現,從而主張解除合同;不主張解除合同的,亦可要求機構承擔繼續履行、採取補救措施或者賠償損失等違約責任。」李旻補充道。

而太傻留學所屬的北京澄懷科技有限公司,則為A股上市企業華聞集團(更名前為華聞傳媒)的子公司之一。天眼查顯示,澄懷科技在今年3月曾因登記的經營場所無法聯繫而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,而在2016年曾因虛假宣傳而被工商行政管理局處罰。

通過查詢投訴平台可獲悉,消費者對於留學機構投訴的主要問題包括虛假宣傳、拒絕退款或延誤退款、隱瞞及誤導消費者等。上海漢盛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律師李旻對中新經緯客戶端表示,消費者遇到留學中介未按事先承諾退費時,可以通過協商或訴訟的方式要求機構履行支付價款的責任,並按照合同約定承擔相應的違約責任。此外,若消費者在留學中介機構遇到中介提供虛假信息,導致自身合法權益受到損害時,可以要求該機構進行賠償,並可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門進行投訴、舉報。

另一家留學機構的工作人員告訴中新經緯記者,中介費用根據學生所選的國家、學校的排名不同而各有差異,合同期限為5年,若消費者在簽訂合同后改變留學意向,則將被視為自動放棄,僅可退還中介費用的20%。

2017年以來,留學中介企業數量增長迅猛。天眼查根據經營範圍中含「出國留學中介服務」的企業信息統計顯示,2016-2018年留學機構總量分別為10306家、15914家及25238家,而截至11月6日總量升至37172家。

近年來,出國留學愈發變得大眾化,而隨着留學服務機構資質審批的取消,國內的留學中介機構也如雨後春筍般出現。與此同時,行業內法律訴訟量連年上漲,消費者對於留學機構虛假宣傳、傳達誤導信息、未按規定退款等情況的投訴與日俱增。

留學中介一半為「新手」,4000多家企業經營異常

從成立時間來看,37.09%的企業成立時間不足1年,49.9%的企業成立時間為1-5年。也就是說,目前市場上留學機構中幾乎一半為5年內成立的新公司。

而對於留學的成本與回報之間的關係,消費者的心態也在發生變化。《白皮書》中稱,在意向近4成的意向留學人群認為回報必然大於花費;超3成群體不在意回報,只要有所收穫就好;只有1/4的群體表示,即使明知道留學后收入不及花費,但依然會選擇留學。

資料圖中新經緯攝業內人士:高收費並不意味高端,選擇需謹慎

新東方發佈的《2019中國留學白皮書》中指出,近年來出國留學「大眾化」的特點依舊持續。據教育部數據,2018年度我國出國留學人員總數達到66.21萬人,相比前一年增長8.83%,全球化浪潮下,出國留學人數仍在持續增長。

有業內人士分析稱,留學服務機構資質審批的取消使得行業更加活躍,產品更加多樣化,然而家長和學生也需提高防範意識。部分機構和中介打着「特色服務」的噱頭誤導消費者,而高收費並不意味着高端,消費者需擦亮眼睛,選擇合法合規、專業性強的留學機構。

今日关键词:巴中百年古塔被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