席夫指挥乐团演绎的莫扎特最后一部交响曲《第四十一“朱庇特”交响曲》-南靖新闻-寿阳新闻
点击关闭

作品乐团-席夫指挥乐团演绎的莫扎特最后一部交响曲《第四十一“朱庇特”交响曲》-寿阳新闻

  • 时间:

丢火车名字不吉利

牛小北攝音樂會以席夫最拿手的巴赫作品開場。《音樂的奉獻》是巴赫晚期最重要的器樂曲集之一,單一主題在多種復調技法發展后,生髮出五彩斑斕的豐富色彩,成為巴洛克時期復調藝術的巔峰之作。當晚所演繹的六聲部利切卡爾便是其中最後一首,雖然它聲部數量眾多,但旋律線條清晰、音樂層次分明。

與以往來京演出不同的是,席夫這次帶來了自己的「專屬」樂團——安德烈亞·巴爾卡室內樂團,樂團名字正是「安德拉斯·席夫」的意大利語譯文。樂團彙集了當今各大樂團的頂級演奏家,長達二十年的合作,使得席夫與樂團之間的默契,感染着在場的每一位聽眾。指揮這首巴赫作品,席夫並沒有複雜的指揮動作,僅用眼神和樂團成員交流,便將這首高難度的復調作品詮釋得靈動通透。

10月31日,席夫爵士將繼續率領安德烈亞·巴爾卡室內樂團,在國家大劇院為觀眾帶來貝多芬第二、第四鋼琴協奏曲,以及莫扎特晚期「三大交響曲」之一的《第三十九交響曲》。

面對這部作品豐富且艱深的演奏技法,席夫的演繹大氣穩健、宏偉輝煌且具有直抵人心的深刻情感,閃耀着人性的光輝。更難得的是,席夫所演繹的「樂聖」充滿生命力和新鮮感——手指在黑白琴鍵上飛舞,臉頰的肌肉隨着手指發力而顫動,臉上時而深沉如水,時而又露出頑童般的微笑。身材並不高大的他,在來不及起身的樂句間隙,用緊握的雙拳向樂隊發出指令:更有力量些!

有席夫的演出,不能沒有返場。大師三次返場,連續演繹三位古典音樂巨匠的作品——從氣勢如虹的貝多芬《第二十一號鋼琴奏鳴曲「黎明」》第一樂章,到俏皮風趣的莫扎特《C大調小奏鳴曲》第一樂章,再到充滿童真的巴托克《為兒童而作的迴旋曲》。

對北京觀眾而言,席夫演奏並指揮的貝多芬《第五鋼琴協奏曲「皇帝」》相比他三年前與北德廣播愛樂樂團的合作,更能切身體會到鋼琴家對貝多芬音樂的獨特思考。就像席夫自己說的,「貝多芬值得用一生品評,他的音樂要在有人生閱歷后才能彈深彈透。」

席夫爵士再度登台大劇院,展現「最接近貝多芬時代的演繹」

隨後,席夫指揮樂團演繹的莫扎特最後一部交響曲《第四十一「朱庇特」交響曲》,讓觀眾首次領略到了他高超的指揮藝術。這是莫扎特最宏大、最豐富的一部交響曲,歌劇序曲般的樂曲開頭,迅速將觀眾拉進莫扎特的戲劇性音樂中。在席夫優雅又不失力量的指揮下,樂團的演奏無限接近莫扎特作品喜歌劇般的氣質,顯得生機盎然、趣味十足。樂團演繹最後一樂章時,主調與復調對位更是完美結合。

【編輯:黃鈺涵】

上半場開場前,席夫和觀眾有言在先,兩部作品之間不鼓掌,當「朱庇特」交響曲終於畫上休止符,不少「憋壞了」的觀眾紛紛起立,現場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。席夫則一如既往地瀟洒淡定,雙手握在胸前向觀眾微微頷首,隨後徑直走向演奏低音提琴的藝術家身旁,和這位表現沉穩的老夥計握了握手。

音樂會下半場,席夫自彈自指的貝多芬《第五鋼琴協奏曲「皇帝」》則將現場氣氛推向高潮。貝多芬是席夫最為敬畏的作曲家,他潛心研究貝多芬手稿,推敲「樂聖」每一個音符內涵,對貝多芬音樂精益求精的探究令人折服。

大師自彈自指,這回返場三次本報記者 徐顥哲一年不見,別來無恙?去年10月30日,鋼琴大師安德拉斯·席夫爵士在國家大劇院音樂廳的音樂會七度返場,加時45分鐘;時隔一年後,30日晚席夫再度與北京觀眾見面,這次有些「收着」,返場三回。音樂會上,席夫指揮安德烈亞·巴爾卡室內樂團演奏了巴赫《音樂的奉獻》六聲部利切卡爾和莫扎特《第四十一「朱庇特」交響曲》,更是以指揮家和鋼琴家的雙重身份演繹貝多芬《第五鋼琴協奏曲「皇帝」》,再一次為北京觀眾留下星光璀璨的「席夫之夜」。

今日关键词:泡菜博览会开幕